真意耽美文

当前位置:主页 > 穿越小说 >

一念起(网络版) by:明月珰(上)

发布时间:2019-04-17 11:43 类别:穿越小说 标签: 情有独钟 穿越时空 天作之和
 
1、尽前缘(上) ...
  “姑娘,永宁侯夫人做寿,听说六姑娘和九姑娘又去了。”暗香有些不满地向着三房所在的方向撇了撇嘴巴,暗自埋怨太夫人偏心,什么好事都想着三房,六姑娘、九姑娘在京里的闺秀圈子里交游广阔,名头可响了,偏生自家姑娘却被圈在家里。
  楚涟漪摘下金丝雀黄碧玺耳坠的动作丝毫没有迟疑,一旁伺候的疏影望着楚涟漪的侧影,看她行云流水的举止,动静间仿佛一幅流动的山水画,暗自叹息,“也不知道三夫人怎么想的,楚家的姑娘难道还愁嫁吗?这京城里但凡有个什么喜宴做寿的,她就巴巴地带了六姑娘、九姑娘去。”这话疏影其实是在对楚涟漪说,怕她有心结。
  暗香也是个伶俐的丫头,顿时明白了疏影的话,接了话头道:“我看呐,是三夫人嫉妒咱们夫人给姑娘定了一门好亲事。咱们未来姑爷可是当今内阁首辅、一等伯严大人唯一的嫡子,听说长相、人品都是上佳,年纪轻轻就中了举,听说那家的婆婆也是个一心向佛的慈善人,姑娘嫁过去一定是享福的人。”
  “是啊,咱们夫人什么时候错过,哪件事不是想在别人前头,做在别人前头的,只可惜,那么好个人却去得……”出声的是楚涟漪的r-u娘王氏,这会儿正坐在炕上绣着帷幛,每次一提起楚涟漪的母亲——她的旧主子,总是要呜咽成泣。
  楚涟漪见她眼角有些泛红,走过去轻轻拍了拍r-u娘的手道:“嬷嬷你别绣了,小心坏了眼睛。”
  疏影横了暗香一眼,暗香俏皮地吐了吐舌头知道自己起了个坏话头,提起了这家里最大的伤心事。
  “这怎么行,明年姑娘就及笄了,跟着就是出嫁,嬷嬷只怕来不及把你的嫁妆给绣好,让人笑话姑娘没了娘亲。”王氏一提起楚涟漪的娘亲声音就哽咽。
  “嬷嬷,你好端端地又提这事儿干什么,又惹姑娘难受。”疏影娇嗔道,她是楚涟漪身边最得力的大丫头,所以才敢这么对楚涟漪的r-u娘说话。
  “是,是,都是我不好。”王嬷嬷赶紧收了声,用手帕拭了拭眼睛,继续埋头绣东西。
  疏影见楚涟漪闭口闭眼,眼帘下有淡淡的疲惫的青痕,只懒懒地用手撑在妆台上假寐,暗里叹息一声,将楚涟漪的头饰轻轻摘下收好,放下她一头秀发,用梳子轻缓地替她梳着头。
  疏影暗自叹息一声,要说她家这位姑娘,那真是万里挑一的人物,就是太好强了些,不过这也怪不得姑娘。虽说身在百年世族之家,父亲又是当朝户部侍郎,只可惜夫人去得太早了些。七岁丧母,老爷整日忙着公务无心续弦,连家分家又分得早,家里连个主事人都没有。
  楚夫人去后,家里没有主母,太夫人就让三夫人来协管,大房这一边被她搞得乌烟瘴气,如果不是九岁的姑娘挺身而出把个家接下来,还指不定这家如今会是个什么模样呢。可是家大业大,一个九岁的姑娘要把这个家给挑起来,何等容易,除了管家,女子六艺等一样都不能落下,其他各房的夫人就等着看姑娘的笑话,这样一根蜡烛几头都在烧,哪里经得住。
  想到这里疏影就想哭,活生生把姑娘折腾得如今这副弱不禁风的模样,汤药就没停过,可惜姑娘又是好强的x_ing子,虽然没了母亲,可硬是要做得事事都比有母亲的姑娘强。一家人看到姑娘就在叹息,可怜夫人去得太早。
  暗香见疏影一副要哭不哭的样子,姑娘又懒懒地模样,强打起欢颜,笑道:“姑娘,你说三夫人想给六姑娘找个什么样的姑爷啊,这都挑了好多年了,六姑娘都及笄了,亲事还没定下来。”
  楚涟漪闻言睁开眼睛,她也知道暗香是在逗她开心,其实虽然伤心母亲去得早,可是楚涟漪更烦心家里的事务,闭目假寐不过是在思考一些家里的琐事,父亲又该添置新衣了,还得给秋姨娘的儿子风信请先生开蒙等等。
  “三婶是个争强好胜的人,总是要找个比我那亲事强的人才行。”这位三婶仿佛天生出来就是要和娘亲对着干的人,从她一入门就开始挑娘亲的茬子,处处争强好胜,直到娘亲去世,她都还时不时要挑起大房的事端,大房凡是出个芝麻大点儿的事情,都够她乐呵半天的。
  “这京里还有谁能比得上咱们未来的姑爷啊,那模样,那人才……”暗香“啧啧”了两声,眼睛都瞧到天上去了。逢年过节那严三公子来府上请安的时候,暗香曾偷偷去瞧过,回来绘声绘色地讲给楚涟漪听,说那严三公子举止是如何的清俊,谈吐是如何的文雅,把他给捧到天上去了。
  楚涟漪也只是听听,因为暗香有个习惯,总能把和自己相关的人和物都给吹到天上去,只是这京里鱼龙混杂,上有龙子皇孙,下有秀才探花,比那位姑爷家世、品貌出众的虽说不多,但也肯定不少。其实对这门亲事楚涟漪并不太满意,内阁首辅虽然身居高位,亲近天颜,可惜伴君如伴虎,并不一定就安稳,要出个什么事儿,满门都只能得个凄凉的下场。至于那位严三公子又是唯一的嫡子,这传宗接代的担子可太重了,楚涟漪觉得以自己的“病体”未必能圆满完成这一任务。只是想这些都是没用的,这亲事可由不得她自己做主。
  “姑娘早些休息吧,奴婢今儿给姑娘备的玫瑰白术汤,可好?”疏影为楚涟漪梳了一千下头,伺候她换了衣服,扶她去净室。
  “嗯,明儿寿州的账房该来回禀账目了,你可仔细看了。”楚涟漪有些无力地被疏影和暗香扶进浴盆。
  “奴婢省得,姑娘就别为这些小事cao心了,当心自己的身子才是要紧的,这两日饭量又减了,可怎生是好?”疏影红着眼睛。
  楚涟漪看她这般就笑了,“好啦好啦,要是让外面的人看到你这副模样,可怎么相信被称作母夜叉的疏影姑娘是个动不动就红眼圈的小丫头片子。”
  “姑娘,你怎么也和着外人笑话疏影?”疏影作势不依,要挠楚涟漪的痒痒,惹得她连连求饶。
  “奴婢要是不凶点儿,怎么能镇得住那些刁奴。”疏影给楚涟漪擦着手臂,这也是不得已,当初姑娘九岁当家,一个小小的孩童哪里镇得住那些混成了精的下人,刁奴欺主,亏得姑娘狠得下心,卖的卖,杀的杀才镇住了一帮子下人,她们这些做奴婢的自然也得帮衬她一把。

发现一点点-人生感悟:人生没有捷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