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意耽美文

当前位置:主页 > 穿越小说 >

夫君各个都是狼 by:水色璎珞(上)

发布时间:2019-04-19 11:42 类别:穿越小说 标签:
 
 夫君各个都是狼
 水色璎珞
 
  卷一 曾是惊鸿照影来
 
  第一章 沦落青楼
 
  冰凉的水,刺入肌骨的寒,身体的温度在一点点地流失。
 
  身子缓缓地往水下坠落,呼吸渐渐开始窒息,耳边却是一直环绕着一个声音,挥之不去!
 
  “我负你!”
 
  是谁?到底是谁在说话?
 
  为何一听到这个声音,心便不由自主地疼痛起来,仿若整颗心都被撕裂了一般!
 
  水面之上那张脸仿佛蒙着一层水雾怎么也看不清,只能看到那张薄唇在微微翕合,不停重复着三个字。
 
  身子越坠越深,她伸手拼命想要抓住什么,而指尖触摸到的却只是一团泡沫之影,水面上那模糊的容颜也离她越来越远,越来越远……
 
  胸口愈发憋闷,痛苦难受地几欲无法呼吸,心中仿佛有什么东西正在渐渐远去……
 
  “啊——”不由自主地张口大喊了出来,她蓦地睁开眼,胸口起伏不定,大口的喘着气,额角的细发早已被汗水浸s-hi。
 
  然入目的依旧是层层纱账,身下是香软的床榻,鼻间嗅着的是丝丝薰香,浸人心脾。
 
  又是这个梦,几日来夜夜都在重复着这个梦魇,次次都在梦中惊醒,然梦中的那人是谁?她却始终无法看清。
 
  “我负你!”这句话又是什么意思?
 
  想不通也猜不透,因为她什么也记不起来。
 
  “照影姑娘起了没?花妈妈要找您了。”门外一阵轻叩门声响起。
 
  “小秀,进来吧。”叹口气,她有些头痛地揉揉额角,起身下床。
 
  话音方落,一模样清秀的小丫头便推门走进屋来:“照影姑娘,小秀帮您梳洗吧。”
 
  她和衣坐在铜镜前,望着镜中那张素雅的容颜,弯弯的眼,细细的眉,清丽中却又隐隐透着几分妩媚,乌黑柔顺的长发轻轻散落在柔滑的酥臂之上,更添几分动人之色。
 
  然而这张脸对她来说却是既熟悉又陌生的。
 
  她不记得她是谁,自半月前她醒来之时便已在这醉香楼中,睁眼所见的便是这儿的老鸨花妈妈。
 
  花妈妈告诉她,她是被醉香楼的手下自城外河中所救起带回来的,她身上似乎受了很重的内伤,昏迷了几日才醒来。
 
  若非花妈妈看她还有几分姿色这才花费了许多心思替她抓药疗伤,她此时只怕已经是个死人了。
 
  只是她醒来后便什么也记不得,她不知自己是谁,不知自己的名字,更不知为何会受伤!
 
  而花妈妈却是以救命恩人为胁,迫留她在了这醉香楼中,自此沦为风尘女子,名为照影!
 
  她虽失忆,却也懂得反抗的下场,乖巧妥协只是暂时的,日后总会有机会脱身。
 
  “姑娘,好了。”在她暗忖之时,小秀已然替她梳妆打扮好,又催促道:“快些去见花妈妈吧,莫叫她等急了。”
 
  照影起身,笑吟吟道:“你呀,真是皇帝不急急死太监!”
 
  小秀不满地一撇嘴,推她:“我这还不是怕你被妈妈骂,没良心的!”
 
  “好好,我这就去。”照影嘻笑着在小秀的推揉下出了屋子。
 
  小秀将她送走,又回到屋中替她整理床铺,面上依旧挂着浅浅的微笑。
 
  虽然只与照影姑娘相处了几日时间,但照影姑娘却是一点也没有其他青楼姑娘的脾气,不矫情也不悲天悯人,反倒整日笑脸盈盈,她的笑不掺任何杂砾,让人忍不住便亲近起来,比起原先跟着的x_ing情乖张的凤仙姑娘,还是跟着照影姑娘舒服些。
 
  只是这么好的一个姑娘也要陷身在这烟花之地,实在是可惜!
 
  小秀虽心中同情,无奈自己只是一名小小的丫头,有心无力,除了叹息便什么也帮不了了。
 
  ……
 
  房间内,花妈妈一身薄如蝉翼、遮不掩体的丝衣,打扮的花枝招展,脸上的粉足足可刮下一斤来,此时正坐在桌前,翘着兰花指,拈起一串晶莹剔透的葡萄,斜眸看了面前的照影一眼,闲闲道:“影丫头,看你这精神的模样想来身子也好的差不多了吧。”
 
  照影笑靥如花,走到她身后,不轻不重地帮她捶着后背,清脆地笑道:“多亏了妈妈的细心调养,照影现在才能神清气爽地站在这,照影还未来得及谢谢妈妈呢!”
 
  花妈妈忍不住笑出来:“你个丫头就是嘴甜会说话。”
 
  想当日要这丫头卖身报恩之时,这丫头虽是一时的怔愣,却并不似其他姑娘们哭闹不止,反倒笑脸盈盈地点头应下,也省去了她事先备好的一番调教。
 
  照影边替她捶着背,边微笑问道:“不知妈妈今日找我来有什么事儿?”
 
  说到这,花妈妈面上笑容微敛,轻瞥她一眼道:“你身子既然好了,那今后在这醉香楼里就不能再白吃白住,你可明白妈妈我的意思?”

发现一点点-人生感悟:人生没有捷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