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意耽美文

当前位置:主页 > 穿越小说 >

养夫+番外(下)作者:后紫

发布时间:2018-01-05 13:38 类别:穿越小说 标签: 穿越时空 宫廷侯爵
 
  ☆、第113章
 
  裴金玉连续十天,每日都要去半壁塔上转一圈,连楚氏都被她的诚挚给感动了,跟裴天舒说“你看咱女儿还真是很有孝心哩”。裴天舒翻了翻眼睛,没好意思告诉楚氏,他们女儿偷摸地快把人家卫长公主攒了一辈子的宝贝搬了个精光光。
  趁着晚上他女儿来说话的时候,裴天舒支走了楚氏,跟他女儿说起了悄悄话:“乖女,咱家也不穷啊,你怎地惦记起人家家的东西来了呢!”还是暗房里的,这是怎么知道的呢?
  裴金玉面不改色地道:“哦,这事儿是代王说的。”
  裴天舒惊奇了:“咦,你俩的关系……”
  裴金玉还是面不改色:“合作的挺好。”
  明白了。裴天舒点了点头,还是笑眯眯的。
  说白了夫妻不就是合作关系嘛。就像普通的夫妻,合作挣家业,合作养崽子。地位高点的夫妻,合作的地方就更多了,合作演戏,合作坑蒙拐骗,合作欺上瞒下……反正只要是过的好的人家,都是夫妻合作无间。
  女儿说和女婿合作的挺好,嗯……以后就是幸福的一家子。
  裴金玉没理会她爹是怎么神笑的,也不去想他是怎么神展开的,说了说裴筝撒出去的探子探回来的消息,大都是朱无涯和赵王的日常作息。
  说的是朱无涯除了进宫就是窝在家里养花。赵王呢,大动作没有,小动作不断,无非还是在拉帮结派而已。
  裴天舒想了一会儿,道:“高家呢,还有再婵说的高若凡的娘,你也注意一下。”紧接着跟她说了说,今日诚信伯上门带来的赵王的媳妇有着落了的消息。
  这是重赏之下必有勇夫,皇太后为赵王定下了凌国公的孙女祁福双。
  说来这祁福双不止名字起得吉利,还和赵王是亲戚,得叫他一声表哥。祁福双的外婆不是别人,正是林傲珊,前宰相夫人是也。
  庄家自从庄宁问死后,就一直处于闭门不问世事的状态。
  作为庄家的女儿凌国公的儿媳,那庄芸芸也一直在国公府中过着如蛰伏般的生活。
  如今,一举将女儿许配给了整个大宏最尊贵的钻石王老五,要说是一点儿都不为庄家起复着想,跟谁说谁也不会相信。
  此举难免有站队的嫌疑,至于凌国公为什么同意,谁也不是凌国公本人,自然弄不清楚真实的原因。
  外人看来,不过是因着国公府后继无人,一时着急,乱打起了牌而已。
  凌国公一共有三个儿子,庄芸芸的丈夫祈沐风是最小的那一个,他的Xing格不好总结,这么说吧,他最好的朋友是建信侯裴天恒。
  裴天恒的三弟是裴天舒,还有祈沐风的岳丈是庄宁问,那两人可是有过节的好嘛!
  当初武陵长公主府门前挂着的那个“庄姓与狗不得入内”,到了如今时不时的还会被人当做笑话提起。
  按理说不可能成为朋友的两个人,偏偏好的孟不离焦焦不离孟,两人几乎每天都泡在一起,有时候是相约去斗Ji,有时候则是相约去呷妓。
  别问他们这么好的原因,不过是趣味相投哩。这么说吧,得亏两人都是男的,若换了有一个是女的,不是建信侯休妻,就是祈沐风再娶,基本上就是谁也离不开谁的状态。
  是以,和建信侯一样不靠谱的祈沐风,指望他光大家也,别说门了连天窗都没有。
  祈沐风上头的两个哥哥,老大祁沐泽虽然会承袭爵位,但体弱多病,注定了是个不会有多大作为的。老二祁沐仁喜好书籍,不曾出仕,最近的几年越发的往名士那一流靠近了。
  至于凌国公本人,一则年纪老迈,二则手中所握的兵权早就在林青峦还在世的时候就被收了回去,说白了就是个光杆司令。
  一个没有兵权的武将,一个没有未来的国公府,需要出路,或许需要的就是一场豪赌。
  这就是凌国公府中的基本情形。
  皇太后那里未免知情人过多,到嘴的鸭子飞了,也就告知了几个心腹。
  当然也得通知一声皇帝。
  皇帝对赵王的事情自然要上心,这就招了诚信伯他们,仔细问询。
  说白了,还是不放心啊。
  别说裴金玉这厢将上次伏击的罪魁祸首之一锁定在了赵王的头上,皇帝当然也会锁定赵王的,且不是罪魁祸首之一,而是唯一的。
  听诚信伯话里的意思,皇帝恐怕连就是个没有兵权的武将孙女也不愿意给赵王哩。可这是天家自家的事情,谁知道天家的皇位是不是兄弟轮流做哩,再加上大家都知道皇太后那关肯定过不去,遂都明智地选择了闭嘴。
  皇帝哼哼唧唧了很久,也不知道下定了决心没有,就将招去商议的人又赶了回来,还特地嘱托了一句,说是皇太后吩咐的不得将赵王议婚的事情外传。
  裴金玉听到这里,没什么特别的表示,又跟她爹胡诌了两句,就回了自己的雕山小筑里。
  一时半会也睡不着,就又想了想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
  林浅之登基之后,也没有太大的人事变动,不过是两个王爷都闲了下来,一个是受伤在家迫不得已闲下来的她爹,另外一个闲着的就是赵王了,他是不是迫不得已一点儿都不重要,他的态度却是极其关键的。
  自打葬完先帝回了洛阳,赵王就彻底闲了下来。其实先帝在位的时候,赵王也没有领实职,倒是从不会闲着就对了,常常会做一些讨先帝开心的事刷点儿存在感。
  按理说,现今这个大家都觉得皇帝和赵王已经剑拔弩张的时刻,赵王更应该事事讨好皇帝,至少表面上做出极愿意臣服的模样才对。
  可赵王不啊,也不知别到了哪根筋上面,甭说讨好皇帝了,还摆出了一副瞧不起人的样子来,进宫只去皇太后那里。
  皇帝心塞不塞,裴金玉不知道,反正她知道从现在开始会有很长一段时间,将会是赵王人生中最为黑暗的时刻,会不会一直黑暗下去,她猜……多半是会的。
  裴金玉和她爹的思想不一样,譬如由谁来做这个皇帝的问题,她爹说最好是林枞来当的时候,她不过是一笑了之,把想法藏在了心里。
  皇位谁有能耐谁来坐,这是千古不变的道理。想当初,她为何要让刘铮给林青峦打开了洛阳的城门,不过是因着两个原因,一是已成定局,第二个则是因为卫单实在是不争气,连拼死一搏都是白费心机。
  她当时的想法就是,既然卫单不中用,而林青峦有本事,那就让他来做皇帝。
  她的想法至今不变,如今就是既然林家的人没本事坐稳了皇位,换裴家的人来当,又有什么不可以!
  她爹不想当,她还有两个弟弟呢!
  林枞就是再亲,也亲不过她爹。再说了,当老一辈的人逝去,谁能保证林枞的后代们和裴家的子孙们一直这样亲密下去。
  虽说谁都无法预料身后事,但皇位坐在自己人的屁股底下,总归更让人放心。这就好比,自家的孩子和别家的孩子打架,若非得有一人受伤,那肯定是自家的孩子毫发无损,别家的孩子痛苦倒地。是人都有一个这样的私心。
  是以,裴金玉现在做的某些事情,她不准备事先跟她爹说明,她认为她爹的思想现在是拐进了一个死胡同,拽是拽不出来的,不如先斩后奏,待条件成熟,黄袍加身,他不披也逃不掉的。

发现一点点-人生感悟:人生没有捷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