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意耽美文

当前位置:主页 > 穿越小说 >

重生之再醮/名门新寡+番外(上)作者:柔桡轻曼

发布时间:2018-01-17 18:13 类别:穿越小说 标签: 重生 穿越时空 穿越言情
 
 
大周建成二十一年,隆安公主在寺庙为母后祈福时遭遇厄难,薨。
醒来成了刚拜了堂还未洞房就死了夫君的新寡。
哪怕处境在艰难,隆安也想着过好自己的日子,
却不想被被传闻中手段毒辣,杀人如麻的锦衣卫总指挥使给缠上,
这日子没法过了啊!
 
内容标签: 穿越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罗云楹 ┃ 配角: ┃ 其它:
 
 
☆、第 1 章
  郑帛玉顶着厚重的头饰,入目的是一片红色,红色的喜烛,红色的喜被,红色的纱帐,耳中传来的是阵阵嘈杂的声音,隐约能够听见一个妇人的哭骂声,“这是做了什么孽啊,不是说这罗家大姑娘的八字跟咱们家梓尘正合适吗?说她嫁到咱们宋家来,梓尘的病就会慢慢好起来吗?怎么这才拜了堂,我们家的梓尘就去了啊……扫把星,这就是害人的扫把星啊……
  郑帛玉觉得自己有些没回过神来,这是什么情况?
  对了,她不是正在寺庙给母后祈福吗?后来发生了什么事情?她似乎只记得漫天的大火,逼人的灼热和倒塌的梁柱,所以眼下是怎么回事?她四下看了下,这地方明显是个喜房,只是一眨眼间她怎么就从着火的寺庙到了这喜房里头来了?
  低头一看,一身红色的嫁衣,白皙瘦弱的双手搁在膝盖之上,这手指纤细,能清楚瞧见手背上的青筋。她拉起一截子大红色的袖子,瞧这双手腕子更加的纤细,她觉得自己一个用力都能把这双手腕子给掰断了,这明显不是她自己的手。郑帛玉抿着唇沉默半响,房外传来各种各样的劝说,还掺杂着一两句辱骂声。
  郑帛玉当下二话不说,起身绕过床前的屏风来到梳妆台前,她微微俯身,凑在了梳妆台上的铜镜前。铜镜里映入一张纤瘦的小脸,五官绝美,皮肤白皙,下巴尖尖,只实在太瘦了一些,就算五官在美也少了一股子韵味。郑帛玉就这样Yin沉沉的看着铜镜中的女子,一双本来透着胆怯的双眼此刻也有神了起来,目光炯炯。
  过了半响,郑帛玉突然伸手在脸上抹了一把,有神的双眸也变的疑惑起来,她再次回到床头坐下,摸了摸这瘦弱的小脸,喃喃细语了起来,“怎么回事?本宫怎么就成了这罗云楹?莫不是还在做梦?还是……借尸还魂了?”那么大的火,那么重的横梁倒塌下来,她想要生还的可能太渺茫了。
  在床头坐了大半个时辰,双腿都有些麻了,郑帛玉才渐渐的有些相信了这个事实,她借尸还魂成了武安侯府的嫡出大姑娘罗云楹。她觉得有些好笑,又有些荒谬。她堂堂隆安公主,亲爹是当今圣上成宗帝,母亲是后宫之主的皇后,她本人虽说样貌比不上这罗云楹,可也是要才情有才情,要身份有身份,万千宠爱,还有一个很爱她的准驸马祁琏。想到才情出众,容貌俊美,温文尔雅的祁链,她心头就有着一股子怒火,她还没跟祁链完婚呢,怎么好好的就成了这般样子?如今只怕连她的尸首都找不着吧?
  罗云楹是武安侯府的嫡出大姑娘,在宫中的时候她见过几面,当时是武安侯夫人带着罗云楹进宫的,容貌虽然绝美,可畏畏缩缩的躲在武安侯夫人身后,低垂着头,一股子小家子气。她当时看了两眼并没在意,还是后来听闻几个交好的姑娘说的,说是罗云楹并不是侯府夫人何氏所出,何氏是续弦。当时旁边的姑娘就小声的嘀咕,原来养在继母身边,难怪被养成了这般样子。
  她当初心想,说不定这罗云楹是忍辱负重,等到有机会时定会一鸣惊人。
  过了半响,郑帛玉整个人有些昏沉沉的,耳边各种嘈杂的声音,她实在有些坚持不住了,想着这一切会不会只是自己的一个梦境罢了,是不是睡上一觉醒过来就还在那寺庙里了?她再也坚持不住,趴在大红的喜被上沉沉的睡去,这一觉睡的并不好,她梦见了罗云楹,梦见罗云楹从小到大的日子,这梦境太过真实,真实的犹如身临其境,她甚至梦见罗云楹嫁进宋府后,坐在大红的喜床之上,还不等新郎进入洞房,突然听见外头传来宋家大爷暴毙的消息,罗云楹竟然活生生的被吓死了过去。
  郑帛玉整个人就从梦中惊醒了过来,她脸色有些差,方才的那些梦真实的犹如罗云楹的一生。
  她抿了下唇,眉头微微蹙着。她当初还以为这罗云楹的软弱都是装出来的,没想到竟然是真的,罗云楹偏偏任由着继母打压成这般懦弱。
  郑帛玉并没有想多久,屏风外传来推门声,跟着一个清秀的丫鬟走进房来,低声道:“大NaiNai,夫人请您出去为……为大爷守灵……”
  “我晓得了,你先下去吧。”
  等到那丫鬟退下去,郑帛玉颇有些头疼,她虽然对借尸还魂这种事情不相信,可眼见为实,发生在她的身上就不得不信了。说起来她很想一甩袖怒然离开,可是她不成啊,她现在是武安侯府不受宠的罗大姑娘,是宋家才进门的媳妇,不再是那个身份高贵的隆安公主了。
  郑帛玉叹了口气,寻了一身淡色衣物换上,把身上的珠宝首饰尽数褪下,这才绕过屏风出了房门。这不过才两个时辰,整个宋府已经从大片红色变成了满府素白。她由着丫鬟带她去了灵堂,里面点着白蜡,正中央安置着一口金丝楠木棺材,她微微看了一眼,棺盖还未合上,里面躺着宋家大爷宋梓尘.他面容平淡,只一眼望过去总觉得有些不对劲似的。
  宋太太正趴在棺木上哭的凄惨,宋老爷站在一侧,一脸的Yin郁和痛苦。郑帛玉也不开口劝说什么,直挺挺的跪在了一侧,宋老爷转头看了她一眼,神色平淡,也未多说什么,只上前拉住了宋太太,劝她回去歇息一会。宋老爷劝说了半响,终于半拖着哭的上气不接下去的宋太太离开了,不一会偌大的灵堂只剩下郑帛玉一人。
  饶是郑帛玉为人在胆大,黑漆漆的夜里,空荡荡的灵堂中,惨白的烛光,她还是觉得身上阵阵发冷,这一夜她都不晓得怎么熬过去的。以往有宫女犯了错,她总是让人在殿前跪上一夜,如今身份转换,她才知晓这跪上一夜是何滋味,实在太难受了些。她想着,若能够回去,她以后肯定不会再这般处罚下人了。
  等到天色大亮,陆陆续续有人进来,宋老爷也进来让她回去休息两个时辰。郑帛玉艰难的起身,由着丫鬟搀扶回了房,胡乱的吃了点东西她倒头就睡下了,刚过两个时辰,立刻有丫鬟进来叫她过去跪灵。
  这三天就这样昏昏沉沉的过去了,这三日宋太太每次见到她都要拿眼刀子剐她,好在并未上前对她做出什么辱骂的事情来。这三日郑帛玉也在打听隆安公主的事情,可眼下宋府自顾不暇,她才进府中也没什么人脉,更加不可能出府打探消息。只又过了一日,皇家张贴皇榜,隆安公主在寺庙为皇后祈福之时遭遇厄难,于建成五十六年六月初八薨。
  今天是六月十二,也就是四日前隆安公主就薨了,郑帛玉得知这个消息后整个人都有些恍惚了,原先她还抱着一丝侥幸,若是隆安没有死,只是昏迷了,说不定她还有机会回到自己的身体里面,可如今——她是不是该死心了?
  天下百姓得知隆安公主薨的消息后,感叹万分,都知道隆安公主重情重义,对准驸马的情谊几年未变,国有灾难之时也会主动捐出自己的俸禄和珠宝首饰,平日出门在外碰见有困难的人也会帮忙。
  城中百姓都在议论纷纷,这般好的公主却遭遇厄难,真是让人可惜。
  此刻,郑帛玉却是坐在宋府的新房里,她低垂着头,瘦弱的双手安静的搁置在膝盖之上,她喃喃细语着,“是不是老天爷觉得我太假了,所以才会这般对我的?”是啊,在宫中的时候,除了父皇,母后,大哥跟祁链,她真心对待的人没有几个,那些重情重义的事情也不过是做出来给天下人看的,她就是这么自私的一个人。

发现一点点-人生感悟:人生没有捷径。